KUXJ7}51[Y5FR)DHV7S5ZMR

圖:2013年感動和君十大人物劉志強

幾多俗念,不成其累;非份之想,與他無涉。他的人生已經走過了將近40年,他沒有從這世界上索要太多錢財與功名,但他身上散發著“仁、義、禮、智、信”的所有品格與光芒。

 

他原是四川大學的留校教師,專業是水利工程。后來考入清華經管學院MBA。05年清華畢業,放棄去央企的機會,稀里糊涂地來到和君,開始了咨詢路上的艱難跋涉。

早期階段,因為自己缺乏專業能力、沒有半點兒咨詢經驗,業務一直打不開局面,他一連8個月沒拿工資。看不到項目何時能來、看不到客戶在哪里、看不到未來會怎樣,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其時的落魄、苦悶和迷茫,于今想起,還會淚流滿面。

所幸那個時候的他,在和君看到了二樣東西:第一,和君的人情溫暖,值得廝守。在和君,縱使你什么也圖不到,但你至少可以在這里實現以情換情、以義換義,情義無價慰平生。情定和君,成為了他堅守的理由。第二,和君簡陋不堪的數據庫,實際上是個寶藏,和君課程的思想境界和實戰功夫,遠非高校商學院和市面熱銷課程可堪比擬。他成了挖掘和君思想、閱讀和君數據庫最勤奮的人,06年完整記錄閱讀80多天,王明夫包政劉紀恒王豐周彥平等人的課程,他一聽就是五年,幾無遺漏,反反復復。

感由和起,情為君生。天生就是重情重義的他,就這樣,在處境落魄、尚不知此生前途究將何在的時候,先把情義的家園安家落戶在了和君咨詢。如今7年過去了,對公司、對團隊、對和君同仁,他的那種情之深、意之重,歲月和人心,肅然為證。

外拓不力、反求諸己。在如此熱火朝天風起云涌的中國經濟下,打不開局面、找不到客戶,肯定不是缺乏需求和機會,根上的原因一定是自己識見淺陋、能力不濟。與其臨淵羨魚,不如退而結網。放平心態、意在長遠、勤奮鉆研、沉潛內修,成了他篤定的終生選擇。他,明確了成功應該向內求,而不是向外求,一個沉潛內修者的身影,開始在和君人群中若隱若現,靜默遠行。

七年已過,他漸行漸清晰、漸行漸開闊。

七年里,他做了二十幾個咨詢項目,指導了四十幾個項目,談過至少200個項目。風雨無阻的項目歷練,沉淀了知識、積累了經驗、形成了能力。能力有成,項目何缺?不知道從哪天起,他變得永遠不缺單子,總是有客戶在等候他的檔期。他開始以一種自信而自尊的姿態選擇客戶,錢不是他選擇客戶的第一考慮因素,惟有品、有格、有產業夢想的企業,成為他服務的首選。因為不符合他的選擇標準,他拒絕過多個主動找上門來的客戶。他想明白了,不能因為想賺錢就不分正邪、好爛通攬,咨詢的正道應該是識別那些價值觀正向并有產業價值的客戶,然后扶植它長大、成全它發展,真正去為它創造價值,倘能如此,還愁錢嗎?

七年里,他領導的團隊為和君創建和發育了一個過硬的拳頭產品--股權激勵;連續6年推出和君的《中國股權激勵年度報告》,形成廣泛的品牌影響,累計操作了近百例股權激勵項目,其項目報價數倍于同行仍應接不暇。因為他團隊的出色工作,和君咨詢成為了國務院國資委聘請的央企股權激勵方案評審委員會專家委員單位,并與證監會專家一起推出了第一本論述股權激勵的專著。因為他團隊的努力,和君在股權激勵領域的品牌地位,堅實奠定。

七年里,他像極了《士兵突擊》里的班長史今,對團隊成員,待如兄弟,情深義重。06年底公司給每位合伙人發了一身西裝。在電梯中他看到團隊一個小兄弟,衣著質量很差,心頭一酸,直接把西裝給了他,說:要過年了,穿件新衣服回家過年吧。那時候他自身的處境,也還捉襟見肘。他看完《士兵突擊》后說:“我最喜歡史今,為了兄弟,無私無我,這樣的人,差不到哪里去。我愿做和君的史今”。因為身體的原因,他承擔不起帶大團隊的工作負荷,于是他明智地放棄對團隊規模的追求,而致力于小團隊的人才成長、人均產出和幸福指數。目前他團隊8人,人均產出在和君各團隊中穩居前列,員工滿意度100%,團隊成員之間,親如家人。他自己還沒買房也沒買車,但他把團隊收入的30%,撥留出來用于團隊發展基金和員工退養計劃。他把員工父母的生日作為“探親日”,安排員工探親假期,列入“團隊幸福計劃”。他堅持每半年一次與員工一對一談話,及時了解員工的成長心得和思想動態,關心員工的個人生活狀況,解答員工的疑問和困惑,并幫助員工提出更高的目標和計劃。他帶人躬親,經他親手帶過和指導的咨詢師超過二十人,大多數已成為和君咨詢師中的骨干力量,其中有三人調任公司合伙人。在人員調用上,他悉聽公司需要,他說我帶的人不是我的人,是和君的人,我帶不了大團隊,能為和君帶出幾個忠誠的戰士來,我就很欣慰了。他經常叮囑團隊同事:不要想從和君得到什么,而要想能為和君做些什么。

他帶團隊追求“三真”:第一,講真情義。在他看來,人生在世,無情無義,生不如死。第二,煉真功夫。他反對泛泛的以人為本,而強調以奮斗者為本,要求團隊每一個成員都必須憑自己的真本事吃飯,靠能力和貢獻贏得尊重和財富。第三,真正為客戶創造價值。他說:“我們和君咨詢師,一定要把活干得比別的任何同行都好。”如果沒把握幫到客戶,就堅決不能忽悠客戶簽單。一旦簽單了,就要忘掉錢,忘我地投入到客戶服務中去。

“三真”是他個人的本份,他帶頭做到、以身作則;也是他團隊的天條,倘若團隊成員誰有觸犯,格殺勿論,恥與為伍。和君合伙人帶團隊,和君咨詢師求成長,何謂正本清源?哪是正道正業?斯人即是明燈,照亮方向,指明前程。

七年里,他的客戶滿意率做到了100%。不止于此,他的品行與涵養,幾乎把他所有的客戶都變成了和君的朋友,有的還成了和君文化的粉絲甚至信徒。他與客戶之間的佳話,儼然是咨詢職業的美麗傳說。

他秉持和君“專業立場第一,客戶意見第二”的職業操守,基于專業判斷,用專業說話,不諂不媚,不逢迎客戶意見。曾有一客戶,從事的業務有重大法律隱患,他毫不猶豫建議客戶收攤子、別干了。請你來謀劃如何干,你的咨詢意見竟然就是讓我別干了,豈有此理?后來的事實證明,客戶因此而避免了重大風險,對他感激不盡。

他有一個項目,做完后,客戶一定要對項目組成員額外表達心意,幾經推辭未果,客戶給項目組每個人包了一個大紅包表示謝忱。過年了,這個客戶專門開車800里,給他和他的團隊兄弟們送來了滿滿一車的好酒、螃蟹、鮮花和各式年貨。他與客戶之間“親近而尊重,尊重而不敬畏”的友道,人情之美,其樂融融。

他服務多年的一個老客戶,準備上市了,各家PE機構紛搶入股。客戶董事長專門到和君,按企業核心高管入股的優惠價格向和君贈送300萬元的入股份額,以“咨詢換股權”的方式作為對他服務的酬謝。客戶董事長對他說:“這些年,你們確實幫了我們太多。你覺得這些夠不夠?要是不夠,你就說,我還可以再給!” 

一家上市公司,為了請他做戰略規劃,等候他的檔期等了好幾個月。項目進場后,他的能力和作風很快就得到了客戶的贊賞。客戶深知咨詢師們的辛苦,項目小組所有成員的所有出差,客戶都為他們預訂飛機頭等艙和五星酒店。項目完成后,客戶非常滿意。為表感激之情,客戶特別安排項目組全體成員赴澳洲旅游帶商務考察十日游。

他多年服務的一個企業,被一個聲名顯赫的大型產業投資基金看中,基金想投資入股它。這個企業對基金說:你們是否適合做我們的股東,我們需要先聽聽和君團隊的意見。該基金公司的老大是個身份鼎重的資深人物,他發現這個企業與和君咨詢團隊之間有著“十分信任而尊重”的親密關系,不禁贊嘆說:“我在商場跑了幾十年,第一次看到咨詢公司與企業之間可以是這樣一種關系,你們團隊真的改變了我對咨詢行業的看法”。后來,這家基金公司試圖用高薪挖走咨詢項目組,卻被項目組婉言拒絕了。這就是他帶出來的團隊。

一家正準備上市的行業龍頭企業,邀請他去做高管,開出的價碼是百萬年薪加價值2000萬元的股權,他拒絕了。他說我這輩子就想做咨詢,而且就想在和君一直做下去,退休后留在和君看門或守圖書館。精于此道、樂于此道、以此為生,是他對咨詢職業的終極選擇。離開咨詢,離開和君,對他來說,所有誘惑都不再是誘惑。李書玲對他作出這樣的評說:“他對專業有除去一切浮華的堅持,他用為人處世的作風和人生價值的力量讓客戶和朋友都發自內心的尊敬和想要長相處。”

關于咨詢人,他提出的“集體白卷”說,直搗人心,令人思接千載,久久不能平靜。他說:“市面上流行的那些所謂管理思想,不過是一些似是而非的概念和說法,或者是一些閃光的碎片而已,星星點點。迄今為止,中國尚未出現經得起時間檢驗的、完整的、適合并能指導中國企業經營實踐的管理學思想體系。而這,既是我們的不幸,也是我們的機會,更是這個時代賦予咨詢工作者的歷史使命。如果我們不能為此做點什么,如果我們不能為眾多中國企業的成長壯大提供支持和幫助,那我們這些咨詢人就算是集體交了白卷。”是啊,中國一代咨詢人的光榮與夢想、恥辱與荒蕪,最高所系,不就是集體書寫這張答卷的成績和悲歡嗎?

他對咨詢職業,一直懷抱一個期許:我們能不能把咨詢做成一份很有體面、很過癮并且功德無量的職業?他一直在朝這個方向努力著,以他的專業能力和人格品行,贏得職業尊嚴、樹立職業風范。蓮花初綻,動人心魄,觀者如云,豈知絢爛芳華的背后是長久的寂寞等待。他漸行漸開闊的七年和君路,所身體力行的、所樸實證悟的,不就是和君人耳熟能詳的人生如蓮和三度修煉嗎?

他心中有佛,因而他在和君,所見皆佛。他覺得,在和君,同事之間坦誠相見、古道熱腸;相互幫助,從無推辭。他覺得,在和君,野蠻生長、以戰養戰、在戰爭中學會戰爭,心里覺著踏實而且過癮,他借用一個老軍人的話說,這里有足夠的子彈;有足夠的班長、排長、連長、師長、軍長、司令、集團軍司令;有足夠的野戰、游擊戰、遭遇戰、狙擊戰;有足夠的肉搏、戰斗、戰役乃至戰爭。他覺得,所有的機會、操練、能力、思想甚至夢想都來自于和君。他說:“如果沒與和君相遇,我今天的一切都很難想象。對此,我非常感恩和珍惜。” 

他認為,當他什么都不是的時候,和君就給了他平臺和機會,賦予了對他的真正尊重和信任。所以,他自當以豫讓之心報效和君的知遇之恩。豫讓何許人也?晉卿智瑤的家臣。趙襄子滅智氏,豫讓為主人智氏復仇,用漆涂身、吞炭使啞,一再謀刺趙襄子。未遂,被趙襄子所捕。臨死無憾,惟求得趙衣,拔劍擊斬其衣,以示為主復仇,后伏劍自殺。人問豫讓:你先后為范氏、中行氏、智氏當家臣,為什么對范氏和中行氏不那樣報效,而惟獨對智氏如此赤膽忠心、以死相報呢?豫讓說“范氏、中行氏都把我當眾人一樣來對待我,所以我就像眾人一樣來報效他們。至于智伯,把我當國士對待,我自當像國士一樣來報效他。”春秋已遠,古風杳無;于今浮世,豫讓安在?在今天的職場上,竟然還有他這樣的人,以豫讓之心報效知遇之恩,這何止是令人動容?直足叫人仰天感慨、長歌當哭。忠義至此,夫復何言?

在家里,他是孝子、慈父、好丈夫。“哎喲,媽媽,兒子已能賺錢,你的秋衣袖口為什么還散亂著絲線,留著破洞。” 這是十幾年前他還在川大時候給他媽媽寫信的話語。后來他稍有經濟能力,就給涪陵老家的父母買了江景房子,而他和老婆孩子迄今還在北京租房住。他開微博了,一位朋友問他:哥們,那么忙還寫微博呀?有意思嗎?他笑笑說:“我這幾年身體一直不好,我有時候就想,能給女兒留點什么呢?后來看到微博這東西挺好,就想把自己日常生活中的一些所行所思所得記下來,將來留給女兒。”世上竟還有這樣的寫微博動機,動人而心酸。王董父親病危了,他幫助找到京城頂級名醫妙手回春。同事的女兒生病了,他輾轉找到兒研所的主任親自出診。而他自己的父親患癌做手術,他沒讓公司里的任何人知道半點兒風聲。

他給閨女取名“云青”,意圖“云在青天,自由自在。”這是他對女兒的人生祝愿。又何妨看作是他對自己本性的抒寫、對自己生命方式的期許呢?是的,沒有太多個人的名利得失能夠成為他生命的羈絆和負累,他本性所需,只不過就是那種“云在青天、坦坦蕩蕩、自然飄逸、了無掛礙”的狀態。幾多俗念,不成其累;非份之想,與他無涉。他的人生已經走過了將近40年,他沒有從這世界上索要太多的錢財與功名,但他身上散發著“仁、義、禮、智、信”的所有品格與光芒。

他是誰?他是和君咨詢高級合伙人劉志強!